分类
修配

日企争夺中国二手车载电池

日本综合商社丸红与中国新兴纯电动汽车(EV)企业拜腾(BYTON)展开了资本合作。拜腾还获得在车载电池领域居世界第2位的中国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简称宁德时代、CATL)的出资,丸红寻求通过合作获得二手电池。此外,伊藤忠商事也与中国最大纯电动汽车企业比亚迪(BYD)的合作企业携手,寻求把二手车载电池转用于大型蓄电池。迅速普及的纯电动汽车今后将创造庞大的二手电池市场。着眼于10年后的电池争夺战已拉开序幕。

丸红最近与拜腾签署了资本合作协议。出资额被认为在数亿日元左右。如果合作顺利推进,将讨论增加出资。

拜腾开发的高档纯电动汽车搭载能以动作和语音操控的显示屏与通信功能,被称为“行驶的智能手机”,还将搭载自动驾驶功能。该公司由德国宝马(BMW)的技术人员于2016年成立,如今在中国、美国、德国拥有约1600名员工。计划2020年5月在中国推出纯电动汽车,2021年进军欧美市场。

在设立3年以来快速增长的背后,是某出资者的存在。那就是居世界第2位的车载电池企业中国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拜腾从宁德时代获得资金、电池乃至相关技术,在众多的新兴纯电动汽车企业之中正在成为领先一步的存在。丸红也看准了这一点。

车载锂离子电池的寿命一般来说被认为是8~10年。但就算作为车载电池结束寿命,作为家用蓄电池等仍具有充分性能。有分析认为,到达寿命的车载电池的蓄电能力仍达到新品的6~8成左右,可继续使用约5~10年。

拜腾的纯电动汽车越是畅销,越会大量产生二手电池。丸红希望取得其中大部分,将这些电池相互连接,加工为大型蓄电池。

丸红正在大力发展风力和光伏等可再生能源业务,要稳定运用这些能源,与蓄电池的结合不可缺少。如果通过拜腾与宁德时代建立密切关系,在二手电池的采购方面,丸红有可能走在竞争对手的前头。

在中国纯电动汽车电池的再利用方面,伊藤忠商事领先。10月,该公司与涉足车载电池再利用等业务的深圳市普兰德储能技术有限公司(Pandpower)展开资本与业务合作。普兰德储能由世界第3大车载电池企业、中国最大纯电动汽车企业比亚迪(BYD)的创始成员设立,从比亚迪获得二手车载电池。

伊藤忠通过普兰德储能确保比亚迪制造的电池,将于2020年启动再利用业务。计划在40英尺集装箱内安装16~20块二手车载电池,加工为蓄电池,可供应100个普通家庭1天所使用的电力。还计划进军澳大利亚等市场,力争5年后发展为100亿日元规模的业务。

有民间推算显示,中国的二手车载电池2020年的总容量为350万千瓦时,预计到2025年将激增至4200万千瓦时。到2025年,规模将是欧洲的7倍,日本的42倍。

拜腾的纯电动汽车(资料图)

进入2019年后,出现中国政府分阶段减少对纯电动汽车补贴等不确定性因素,但在今后数年里确实将产生大量二手车载电池。而中国的纯电动汽车企业并未做好应对这种时代的准备。

在日本企业方面,推出混合动力车“普锐斯”的丰田花费较长时间构建了回收车载电池的机制。日产的纯电动汽车“LEAF(中国名:聆风)”的部分二手电池自9月起,在7-11的店铺作为蓄电池使用。

在欧洲企业方面,德国大众(VW)与美国特斯拉前高管设立的电池初创企业Northvolt(瑞典)展开合作。启动了从纯电动汽车电池量产到回收利用的一揽子联合研究。 

尽管今后中国当地企业涉足这一领域的可能性很高,但丸红高管表示,“车载电池的再利用刚刚启动”。据悉,比较知名的案例仅有运营通信基站的中国铁塔在辅助电源上转用二手车载电池。

丸红和伊藤忠接近宁德时代和比亚迪这两大巨头的意图就在这里。希望从构建二手电池供应链的最初阶段就参与其中,以确保一定量的电池。

需求增加,原材料不足

日本的调查公司Techno Systems Research的推算显示,车载锂离子电池的全球需求量(按容量计算)2018年为1亿657万千瓦时,到2025年将达到5亿4824万千瓦时,在7年里猛增至5倍以上。除了纯电动汽车之外,来自混合动力车(HV)、插电式混合动力车(PHV)等的需求也将增加。

该公司的分析师警告称,“成为车载电池原料的金属资源有可能出现供不应求。尤其是钴,如果维持目前的使用量,到15~20年后有可能枯竭”。

在伦敦金属交易所(LME),11月镍的平均价格为每吨1万5171美元,上升至4年前的近2倍。镍被用于车载电池的正极材料,因此将来的供给不足令人担忧。

纯电动汽车的二手电池不仅能转用于蓄电池,作为能提取钴、镍等金属资源的“城市矿山”也受到关注。除了商社之外,住友金属矿山等有色金属巨头也将加快技术开发。不仅是确保采购渠道,如何有效利用资源也将受到考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